“Python的历史”译后笔记

写技术类文章是一件比较纠结的事。虽然在技术圈子里,大家都鼓励要多写,多输出,但一个客观的事实是,很多人写的很多内容都是重复的,甚至东边摘一点,西边抄一点,拼拼凑凑。

这个问题也不算意料之外,毕竟技术的基础都是一致的,在此基础上演化出各种工程实践,而大部分人不过立足前人的工程实践,快速实现当下的需求而已。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用到类似的方法,碰到类似的问题,以类似的思路解决。创新——或者说需要创新的东西是比较少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实践需求不变,需要创新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少。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讨论为什么中国没有发展出一门流行的编程语言。

我认为,主要还是在工程需求方面。中国进入计算机时代不算早,那时,很多工程实践外国都经历过了,并且为解决这些问题提出了各种思想,开发出各种语言;如果我们没有碰到什么新问题,那么直接引进这些思想和语言当然是最方便的。

这几年国内互联网行业发展很快,并且出现了一些比较独特的特征,比如对超高流量、突发流量的处理等,就会随之提出一些比较有创新意义的工程思想与实践。或者在一些比较前沿的领域中,中国也有了一席之地,当然就会参与到一些比较有创新意义的研究中来。


从写东西的角度看,并不是重复的就没有意义。比如对特定知识作系统的梳理,或者把一些深奥的东西用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都是让后人乘凉的大好事——还有一种可能的方法就是翻译。

现在也有很多翻译项目,但是很惭愧,我都没有什么贡献。比如 Python3 文档翻译项目,和日语、法语相比,中文的进度比较慢。可能有些人觉得翻译工作没有必要,但终究还是有意义的——现在很多人都能直接看英文文档,但也有很多人喜欢直接阅读中文。我也上 Python3 这个项目看过,还注册了账号打算参与一下,但或许因为不太知道怎么入手,也没抽时间仔细研究,于是后面就没怎么关注了——挺惭愧的。

之后正好看到 Guido 的 Python的历史 这个专栏,感觉有点意思,也没有中文版(因为是很早之前的博文了,据Guido说,已经有日语、西班牙语等版本),就打算练练手——自己做事情,感觉会自在很多,也不用考虑什么工具,怎么入手的问题。

因为主要目的也是推动自己去了解一些东西,所以干脆不考虑技术难度之类的问题,搞错了就搞错了,要是有人告诉我什么地方犯了错,不是多赚了一笔?在技术问题上,别人打你脸,只需要立正站好就行了,如果畏畏缩缩,反而没有进步。本来打算至少先看完《流畅的Python》再来做翻译的,想了想还是直接动手好。

幸而 Guido 写东西非常通俗,第一次读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一些概念可以用这么平易的语言表达出来,当然,也有一些牵涉很广的地方他略过去了。总而言之,除了需要多用几次搜索引擎外,翻译过程似乎也没碰到什么麻烦。

其实这个系列我很快就翻译完了,只是想着可以慢慢发出来,从而有多一点的时间可以再看一看,多消化一点内容——当然,最后只有时间被消化了。


技术上的进步,有时候感觉也很玄学,慢慢看点书,就发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看书,或者说阅读能不能让我们掌握一门技术呢?一般认为是不能,阅读只是将我们目光所及的范围往外扩展,从而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而已。

而实践似乎可以让我们掌握技术?仔细想想,从某种意义上讲,实践就是不断地使用各种工具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用铁锤、用电锯越来越熟练了,但这就是真正的技术吗?当然,很有可能是!因为在使用工具的过程中,我们甚至有可能改进工具,开发出新工具,从而更好地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就是技术。

但也有很多时候,这些实践都是很狭隘的,所用的工具,也无非就是铁锤、电锯而已。于是容易感到一种空虚,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日复一日地在同一个地方按同样的力度敲一下铁锤。在这个专业化的时代,分工越细致,技术工人与工厂普工的区别就越小。

为解决这种空虚,或许还是要参与到更广泛的社会关系中去,比如说,多输出,多写一写。于是又回到最初的问题,要写点什么东西呢?或许还是我的实践太狭隘了吧。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