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思想史的趣味》:历史的继承与多态

本书开篇,作者赖建诚教授花了相当篇幅讨论研究经济思想史的意义,准确地说,是辩驳别人可能的质疑。于是想起王尔敏的《史学方法》,也是台湾教授,作者也花了不少时间讨论、或者说重申历史研究的意义——弱势学科的老师,可能真的挺不容易的。

最近在B站看林毅夫教授的《中国经济专题》课程,颇有感触,中国知识分子的拳拳爱国之心,总在一言一行之中体现出来。这门课程从“李约瑟之问”讲起,讲到建国后的建设,之后的改革,乃至于未来的方向,基本把林教授的主要研究结果都串起来了。

但林教授的思考想必也有其历史传承,于是想找本经济思想史来参看一下。

《经济思想史的趣味》算是本入门书,每章一个专题,介绍了基本的经济思想发展过程,从亚当·斯密之前的重商主义、重农主义,一直到当代的制度经济学、数理经济学,无不涵盖。


本书所谓“趣味”,主要体现在对经济学家的生平、传承、一些八卦的介绍,以及对各类经济学说出现的社会经济背景的解释。经济学家的生平和当时的历史背景,对思想学说的出现影响很大,但很多教材相对省略,只侧重学说本身,就显得没那么有趣味了。

这种详略处理的不同,也与思想史研究的不同倾向有关。正如作者所介绍的,一些研究倾向“绝对主义”,即学说之间的逻辑演进,一些研究倾向“相对主义”,即当时的历史环境与学说之间的关系。

本书介绍一门学说,大体分为几个问题:一是学说的主要观点,二是历史背景,三是学说代表的主要利益群体,其它则包括经济学家的生平、学说之间的关系等。显然是强调“相对主义”的。

但“趣味”也有其代价:介绍人物和历史背景的内容多了,对学说本身就不怎么解释了。作为读者,必须注意这个“入门书”是相对经济思想史研究而言的。事实上本书内容来自讲课实录,面向的是经济学大三、大四以上的学生。对经济学完全没有了解的读者,当然也有收获,但对一些概念的理解,可能就会弱一些了。


林毅夫教授的理论,在西方经济学的历史传承上可以追溯到德国历史学派。

在看《中国经济专题》时,我顺手点开了前两年引发全国关注的“产业政策之辩”,林毅夫与张维迎教授的辩论,虽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但我们却感觉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较量。

不论这个辩论的结果如何,我们一般人对于一些自由派的经济学说,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也不是没有历史的——德国历史学派的开路者李斯特,曾有批评亚当·斯密的言论:

“他和重农学派的经济分析都忽视国家的特性,完全不考虑政府与政治的角色。他们假设世界会有长久的和平,各国之间会和睦相处。他们不重视本国产业的优势,也不重视强化制造业。他们希望有完全自由的贸易。”

这哪里是两百年前的说法,明明就是对当前形势的有感而发啊!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