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史的趣味》:让史料说话

1935年,山东黄河发生水灾,当时的省主席韩复渠发动各界救灾,并收集收容所的灾民信息,出版了救济报告书,一方面为宣传政绩,另一方面也为日后救灾提供参考。

半个世纪之后的1991年,有学者从这份救济报告书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了另一个事实:杀女婴。

  • 1935年9-12月间,难民营内有10296人死亡,3392人出生;

  • 在没有申报年龄的死者中(应该是刚出生者),女婴占66.7%,男婴占33.3%;在2-7岁的幼童中,女童都超过50%,男童低于48%;

  • 正常社会的男女比例约105 : 100,而难民营中,当母亲的年龄在46岁以上,男女儿的比例为123 : 100,26-30岁母亲的男女儿比例为137 : 100,21-25岁母亲的男女儿比例为167 : 100,20岁以下的母亲,男女儿比例高达188 : 100;

  • 与1943年孟加拉饥荒的死亡率相比,1-5岁组,孟加拉国的死亡率为9.2%,山东为60.6%;6-10岁组分别为18%和17.3%,比较接近;而在20-30岁组,孟加拉国为12.3%,山东仅为1.5%。

这些统计数据说明:

  • 山东水灾难民营中,没有严重的生存危机(与孟加拉饥荒相比,20-30岁的青壮年死亡率不高),高达60.6%的幼儿死亡率是人为选择的结果;

  • 1岁以下的女婴,被牺牲的倾向非常明显;

  • 母亲越年轻,越有放弃女婴的倾向;

当我们读到这些数据,不由得要胆战心惊。另一方面,也佩服作者从史料中发现事实的能力。

杀女婴这样的事实,虽然为人所知,但在传统史料中不容易找到切实证据——族谱中当然没有记载,早夭的女童也不会举行葬礼。


发现以上事实的论文,是《经济史的趣味》所介绍的文章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

这本书是台北大学的赖建诚教授,出于教授经济史的需要,选取经济史研究中比较有故事性、启发性的文章,简单介绍,编辑而成的。

本书内容分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主要涉及西方经济史,有另外的单行本,下半部分则以中国经济史的相关话题为主。

这本书的优缺点,其实作者自己已经在序言中说清楚了:

  • 首要的优点,是所介绍的文章都富有故事性、趣味性(或者说吸引力,毕竟,有些题材只让人感到恐怖,而非趣味);

  • 其次是所介绍的文章都富有启发性。作者说,他依三项原则来判断一篇文章的价值:“能增加某个议题的新知识”、“提出新观念来分析旧题材”、“改变我们对某个题材的认知与理解”;

  • 主要的缺点,则是介绍得比较简略,很多背景信息和相关讨论都没有展开。


经济学的研究,有包罗万象的趋势,经济史的研究,自然也容易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即以本书介绍的文章为例,就涉及工程技术、人口、战争、宗教、文化等诸多话题。有些解释令人信服,有些说法则显得勉强,对读者而言,都算预料之内的事。

我们阅读历史,尤其是经济史,一方面固然希望了解更准确的历史事实,另一方面也希望了解历史事实之间的相互关系。但历史事实之间的相互关系,尤其是因果关系,是难以确认的,或者说,哪怕确认了某种因素,也不能排除其它因素的作用,这是历史的复杂性。

由史料而史实而史观,是历史的三个层面。如果史实及史实之间的关系不易确定,那么史观自然更须谨慎。比如本书介绍的《为什么<共产党宣言>对英国的影响不大》这篇文章,即指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认识,实际上依赖于片面的信息,因此不免有失偏颇。

随着史料的发掘和研究的深入,我们对同一个主题往往会产生新的,甚至截然相反的看法。我读中学是在二十一世纪初,教材中的观点,绝大部分部分还是上个世纪的结论,而中国史学界取得比较重要的结果,许多都在二十一世纪之后。那么也就是说,我的历史认识,有相当部分是需要更新的,这也是阅读历史的一个理由。

如作者所说,《经济史的趣味》所介绍的材料,不一定是最新的,这些文章的观点,也不一定都是作者认同的。这样选材料,或许正好提示了读者:不要总是试图寻找绝对的事实和因果,要尊重历史的多种可能性;不要期待每个研究都提供令人信服的逻辑,要思考这项研究给自己带来何种启发。


END

公众号:儒门读书录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