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系列(4):我们要如何走向繁荣富强?

本文希望用简单的逻辑介绍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本身成立与否可以另外讨论,误解与疏漏都是我的责任,请大家多指教!



我们村大概有300多亩地,300来口人,每年种两季水稻,上交国家征购的粮食之后,勉强够糊口。有些家庭人口多,分的地不够,是不能放开肚子吃饭的,至于地瓜、芋头之类的粗粮,基本家家户户都需要。

这是我小时候的事,距今也不过十几二十年。

大学学的经济学,简单来说,我只有一个问题:我们种地,不能说不辛苦,却依然贫穷,发达国家的农民,同样是种地,却有房有车,还能到处旅游,是什么原因?

这个问题,经济学是给了答案的,简单地说:

第一个原因是,发达国家的农民,都有大量的土地,大量的机械设备,一个人可以种几百亩地,哪怕平均产出不如精耕细作,但总产量还是有上百倍的差距,自然比较富裕。

第二个原因是,发达国家不仅农业发达,工业更发达。一个人操作着众多的机器设备,产出了丰富的物资,东西多了,相对价格就便宜,农民用粮食就可以换到更多的东西。

这些机器设备,概括地说,就是资本。不论这些资本是怎么来的,它是摆脱贫穷的基础,是没有疑问的。

那么,我们要怎么获得这些资本?

对这个问题,不同的经济学家、政治家们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似乎没有哪个答案是在实践中无往而不利,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事实上,大多数理论在现实中都屡屡碰壁。



我们村里的生活好过一点,是从年轻人出去打工开始的。

女性一般进工厂流水线的比较多,男性则倾向于做学徒,学一门木匠、泥瓦匠之类的手艺,工资会高一些。打工回来的人多少有了些积蓄,在村里盖起了砖房,于是,更多的人开始追随他们的脚步。有些人发展得比较好,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有些人回县城开了小工厂。

这是我的父母辈的故事。

到下一辈,进工厂的人慢慢减少了,更多的人有机会读点书,从事越来越丰富的职业,逐渐在城里安家落户。村里的地,大部分集中由几户人家耕种,他们依靠政府补贴,也买来了各种大型设备,一个拖拉机带着各种各样的挂件,杀虫可以租用无人机,收割可以租用大型的联合收割机,终于有了点外国农民的样子了。

这是这两年的故事。

我们经常听说苹果手机的故事,说苹果公司负责研发,拿走了大部分利润,我们辛辛苦苦生产各种部件,完成组装,拿的钱却只是个零头。这个分配不均的事实,可以用来激励自己,却不能化为怨愤。

时代给每个人的选择是很少的,不去流水线上组装手机,大家就得回家种地。因为大家都回家种地了,每个人就只能分到1亩多一点的地,勉强糊口,偶尔可能还要挨饿。

另外,我们渴望先进的同时,是恐惧先进的。一条流水线,可以提供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岗位,同村的人,可以互相介绍,都有一份工作做。如果流水线自动化程度高了,我们一方面可能不具备操作的知识,另一方面,就不能让更多人都有工作了。

我们人口多,工资低,这是一个事实。尊重这个事实,我们发展了需要很多劳动力的产业。如果不尊重这个事实,就可能会追求最前沿的技术,从外国购买最先进的设备,开办了工厂,却只能给部分人提供少数岗位,那么,不仅我们农民进城找不到工作,情况不好的时候,还得请“知识青年”们到农村去“大有可为”,让生产队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

而且为了从国外购买最先进的设备,必须集中各种力量。而集中农民力量的方式,就是压低农产品价格,提高这些先进设备生产出来的工业品的价格——这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剪刀差”。圣人不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前几年,周边几个村纷纷有人搞养殖,搞经济作物,开办小企业。我们要继续发展,这是迟早要跨出去的一步。但是这一步并不容易,这些小企业的存活期都不是很长。一方面固然是创业唯艰,不能预期一切顺利,但他们所遇到的现实困难,依然值得注意。

早些年,这些散落的小企业是很少见的,主要是道路不通,要接水电也很困难。这个时候的工厂,只能集中在城市周围,一般是在工业园区里面,因为那里的基础设施好一点,人群集中,信息交换也方便。政府精力有限,也会重点支持工业园区的需要。

随着各个村通上水泥路,电线网络的几次升级改造,自来水管道的铺设,在村里办小企业就方便了。但开办企业还需要管理能力,需要技术支持,需要法律保护——可能最通常的,是需要钱。民间的借贷,一般在1分利起步,一般在2分利或以下,也有更高的。不论利息高不高,也不论民间借贷的法律风险如何,借不到钱才是关键。

五大银行,在我们县的网点数加起来不过六七个,是指望不上的,证券市场,更不是农村的小企业应该考虑的对象。前两年开始,实质上开启了地方小银行的发展,但渗透到多深,对小企业支持多大,则需要具体数据才能了解。

总的来说,经济的发展,需要政府做好基础设施,一方面是硬件条件,一方面是软性的制度支持,比如说,建立符合实际需要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能作整体改善,就先做局部改善,比如说通过工业园区支持产业发展。不同的产业需要不同类型的工业园区,具体应该支持哪个产业呢?就需要政府结合本地的条件和别的地方发展的经验,作出自己的判断。



以上的发展路线,大概可以总结如下:

  1. 我们人口多,就要发展需要很多劳动力的产业,慢慢地,大家赚了一点钱,可以买点机器,也不愿意进工厂了,就发展需要一点机器的产业,如此逐步积累,大家才能慢慢富裕起来;

  2. 想跨越阶段,直接学发达国家,买最先进的设备,是行不通的;

  3. 经济逐渐发展的过程,就是大家使用越来越新的技术,越来越多的机器设备。这个过程发生的基础,是大家可以自由地选择职业,自由地投资生产,自由地买卖产品,但同时也需要政府的积极参与,促进软硬件基础设施的改善。

用经济学的话来说:

  1. 一个经济体的要素禀赋结构会随着发展阶段的不同而不同。因此,一个经济体的产业结构也会随着发展阶段的不同而不同。每一种产业结构都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包括有形的和无形的)来促进它的运行和交易。

  2. 经济发展阶段并非仅有“穷”和“富”(或“发展中”与“工业化”)这种两分的情况,而是一条从低收入的农业经济一直到高收入的后工业化经济的连续谱,经济发展的每一个水平都是这条连续谱上的一点。因此,发展中国家产业升级和基础设施改善的目标,未必就是发达国家现有的产业结构和基础设施状况。

  3. 在经济发展的每一水平上,市场都是资源得以有效配置的基本机制。然而,作为一个动态的过程,经济发展必然伴随着以产业升级以及“硬件”和“软件”(有形的和无形的)基础设施的相应改善为主要内容的结构调整。这种升级和改善需要一个内在的协调机制,对企业的交易成本和资本投资回报具有很大的外部性。这样,在市场机制外,政府就需要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这就是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主要内容。



相比二三十年前,我们似乎已经走了一段很长的路。但同一个问题至今萦绕:我们要如何走向繁荣富强?

从之前的经验看: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自己的情况,知道自己该走哪条路,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记得及时踢开路上的小石子,填上路面的坑。

我们村没有什么资源,面积也小,除了300来亩地,其它都是山。记得小时候,山上到处都光秃秃的,出去砍点柴火,往往也要先走上个把小时,现在则到处郁郁葱葱,找不到上山的路了。过年的时候,依然热闹,不到元宵,就已恢复冷清寂寥。但蜿蜒进深山的水泥路,路边停着的农业机械,地里满眼的青苗,似乎证明着这种冷清与寂寥,要比往日更有生机。

未来将会如何?我们最终能不能和最发达的国家一样,每一个人都对应着大量的资本,每一个劳动力都意味着极大的生产力,因而每一个人都能体面地工作与生活,都能在日常之外探索更多的自由,更全面地发展?能不能如孟子所说的,让每一个人“养生丧死无憾”?

这个问题只有时间才有答案,现在,我们只能怀疑,或者努力地相信。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