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当代社会阶层分析》

前段时间读杨继绳的《中国当代社会阶层分析》,颇多感慨。

这本书最早的版本是2006年的,最新的版本也在2011年,这些年份看着都还很亲切,细想一下,其实已经是十年前了。人生匆匆,总在不经意间让人伤感。

凭记忆说,这本书的基调应该很符合当时的形势,各类矛盾集中爆发,“公知”纷起,微博办案,政府公信力几近破产。从阶层分化的角度说,绝大多数人处在中下层,其中大部分把希望放在下一代,小部分人下一代也没有好的受教育机会,是处在很绝望的境地的。

今年国庆,逢十年大庆,加上这几年来中国的国际地位迅速上升,改革开放数十年的积累,在各领域开花结果,上下一心,都是很振奋的。国庆的节目,关键的当然还是讲话,我不懂政治,只听到一句,说这两年要彻底消灭贫困了。

这件事情是了不得的,古今中外、千秋万世,还没有哪个社会能彻底消灭贫困。美帝国主义,地理位置优越,治国很有一套,又国运爆棚,在地球上做大哥已经一百多年了,对贫困问题依然束手无策。可知我们的发展是很快的。


我们大多数中国人,摆脱贫困靠的是“下一代”。而“下一代”之所以能摆脱贫困,靠的是离开土地,卷入工业化的浪潮之中。最早的“下一代”,大概是60后、70后,之后的80后、90后,也顺着这个潮流前进,使更多的家庭可以不为穿衣吃饭发愁。

从这个角度说,十多年前免除了农业税,是足以让人热泪盈眶的。免除农业税的重点,当然不是免除了落在每个农民身上的征粮、购粮任务,而是打开了一条锁链,让所有的农民,都可以放弃农业,去追寻自己的幸福生活,而不用有后顾之忧。

也从这个角度说,我们知道,绝大多数中国人摆脱贫困,靠的不是阶层上升,而是职业转换。大部分人换了一身行头,在社会分层的位置上,是没怎么变动的,最多无非是时间上或迟或早而已。

也从这个角度说,这样充满希望的“下一代”,很难再有了。

在改革开放开始的那一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是18.96%,在免除农业税那一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是44.34%,到去年,这个数字是59.58%。当然,未来大概还有百分之十几的上升潜力,但这百分之十几中,可能只有少数人真正涉及农民身份的转换。

未来二三十年,最好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工人成长为技术工人。这些技术工人在社会阶层上,大概可以脱离中下层,而成为名副其实的中间阶层。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对于当前已经是中间阶层的人来说,他们的“下一代”,大多数人不过是维持当前的阶层位置,搞不好还有阶层波动的风险。哪怕他们现在一个个倾家荡产,把所有资源都投入到子女身上,也只是影响潮流中的个体位置而已。

而要得到最好的结果也不容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因素,产业升级的速度,恐怕不会如预想的那么快,否则也就不用把接近一半的青少年阻挡在高中校门之外了。那些被阻挡的人,都是来自哪个阶层的?他们的未来,将在社会中扮演哪个阶层的角色?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可以预知的。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穷人跨越阶层有多难?排在前面的回答,大体是讲什么抉择、努力、眼光。考虑到知乎用户的总体受教育水平,这些答案不说令人生气,至少是让人失望的。

杨继绳在《中国当代社会阶层分析》中的大体结论是,当时中国80%以上的工农大众处于中下层和下层,中间阶层过小,使社会不稳定,社会消费能力不足。从阶层流动的角度来说,改革前十五年“后致性”因素起主要作用,之后“先致性”因素起的作用越来越大,社会阶层出现固化现象。

原因有三条:主要是行政权力不受制衡,其次是户籍制度和教育不公平。

中国社会还处在快速变动之中,十年之后的现在,阶层状况如何,恐怕需要新一轮的数据才能得出结论。流动性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大家有各自的判断;从制度上说,哪些地方进步了,哪些地方没有变化,哪些地方甚至退步了,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答案。

正是从这个角度说,知乎上那些大谈抉择、努力,以实现阶层上升的回答,是让人失望的。从微观的、个体的层面看,这些答案当然不能说错,而从宏观的、社会的层面看,却是纯粹的鸡汤、无耻的谎言。


1897年,甲午战败的阴云还没有散去,严复将英国生物学家赫胥黎的一本书翻译到了中国,起名叫《天演论》,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维新派的鼓吹之下,社会达尔文主义风靡全国,激励了许多仁人志士挺身而出,救亡图存。

事实上,这种思想在中国也不能说没有传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使之“物竞天择”,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使之“适者生存”。这么看,从自然界的进化论到社会中的进化论,两千多年前就在老子的《道德经》中提出来了。

而在欧洲,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没有被埋没,并且在德国“进化”到了一种极端形态,因而出现了一个政党,叫“纳粹党”。

拿种族主义与救亡图存比,当然是不伦不类的。而拿社会与自然比,恐怕也是情绪的鼓动多于逻辑的贴切。老子所谓“天地不仁”的意思是说,天地待万物是一视同仁,不偏不倚的,而“圣人有仁”,不可能真正“以百姓为刍狗”。没有这个区别,也就没有所谓阶层固化的问题了。

生物学家赫胥黎的孙子,阿道司.赫胥黎,成了一位作家,他的名作是一本小说,《美丽新世界》。故事讲的是生产高度发达的未来社会,人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里面的人分成五个阶层,但从来没有什么冲突,也不存在所谓固化的问题。

在这个社会中,所有人在出生之前,就会被划为五个阶层,他们将接受不同的教育和生活安排,以便分别成为领导人、平民或智力低下的体力劳动者。出生后的婴儿,将通过完全科学的手段进行“许普诺斯教育”,在睡梦中不断地重复“阶层意识”和“道德意识”,如果有人感到不够快乐,则可以通过完全自由的性爱和一种叫“唆麻”的药物获得娱乐。

这个美丽新世界的社会箴言是:共有、统一、安定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