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猿》:人的动物性


1. 裸猿

尽管技术在飞跃发展,人类仍然是相当简单的生物现象。尽管人类有着崇高的思想、矜持骄傲,我们仍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动物,受着动物行为一切规律的支配。

——《裸猿》

与其它灵长类,乃至整个哺乳类动物相比,人类的外表特征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它浑身赤裸,除了头部、阴部、腋窝等小部分区域,其它地方都没有毛发,或者极为稀疏,或者只是一些短绒。

有些水生或穴居哺乳动物也没有毛发,或者毛发退化了一部分,以利于它们在水中或洞穴中的活动。但人类既非穴居,也非水生,而以没有毛发作为主要外貌特征,按照动物学上的命名规则,本书作者 德斯蒙德·莫利斯 将人类命名为“裸猿”。

之所以要一个新的命名,是为了有一个新的,讨论人类行为的视角,也就是动物学的视角。

自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出版以来,进化论已经逐步被大家接受。但对人类行为的分析,主要还是从文化层面,而非动物层面进行。虽然也有些人类学家,深入原始部落,观察原始人的生活方式与行为规律,但在作者看来,终究是避重就轻,舍大取小。因此,这本书所讨论的,都是先进文明、主流社会中的人类行为。

《裸猿》的意图,就是以分析动物行为的方式,分析人类的基本行为。这些基本行为包括:性、育儿、探索、争斗、觅食与进食、修饰等等。


2. 争议

莫利斯写的每个字都成为争论的对象——《裸猿》成为禁书,地下流通的书被没收,教会将其付之一炬;人类进化的思想遭到讥笑——却让《裸猿》系列卖了20 000 000册。

——《裸猿》简介

《裸猿》出版后引起很大的争议。这些争议主要包括几个部分:

其一是关于信仰的争议。这种争议自进化论提出以来就一直存在,在可预见的未来恐怕也还将继续。这部分争议没有太多讨论空间,却最为激烈,往往试图从实体存在上消灭对手——近代以前以杀人为主,近代以来,则以烧书为主。

其二是关于歧视的争议。本书在评论人类学家对原始部落的观察时,说到:

当今之世生活着的技术简陋的部落,并不是真正的原始部落,而是智力发展受挫的部落。真正的原始部落并没有历几千年而存活到现在。裸猿从本质上说是一个不断探索的物种;任何停滞不前的社会,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必然是失败了的、“出了差错”的社会。

这个评论所暗示的一些倾向,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警惕。何况本书出版于 1967 年,距离纳粹党退出历史舞台,也不过二三十年而已。当然,如果有些读者觉得这段话说得不无道理,我会推荐你看完另一本书再下结论:《枪炮、病菌与钢铁》

第三个引起争议的方面,是书中的具体内容。一些现象描述与结论推导过于草率,不能让人信服。

比如说,作者将人类的性行为分为三个典型阶段,求爱阶段、性前动作阶段、性交动作阶段,并根据当代的情况,认为人类在求爱阶段耗费的时间在动物界来说无比漫长,并煞有介事地解释其中的进化原因。但这种行为模式在古代,在原始社会是不一定存在的,至少在有历史记录的这几千年,不论是唱山歌求偶还是家长指定对象,都不会有很长的求爱期。

事实上,现在来看,本书中的许多论点都已经过时了。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有必要对一些具体结论保持审慎态度。


3. 人的动物性

我们迟早要日薄西山、让位给其它动物。如果要让这一天来得晚些而不是早些,我们必须长期而又严肃地把自己看作一种生物种类,以此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这就是我不用更常用的“人”字而故意称咱们为裸猿来嘲弄自己的原因。

——《裸猿》

人的动物性,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局限性。在当代社会,这种动物性一方面与高度发达的文明、高度规则化的世界不相适应,另一方面,又潜藏在纷繁复杂的文化现象之中,不容易被人们所注意。

我们首先要做的,应该是承认并充分地认识这种局限性。

这本书出版几年后,爱德华·威尔逊 出版了《社会生物学》,又一年后,理查德·道金斯 出版了《自私的基因》。前一本书创立了一个新的学科领域,社会生物学,后一本书深刻地影响了一个时代。

或许正是由于这些书的出版,使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当时这些书面世时所引起的冲击与遭遇的反对。

当然,人类终究放下了他的矜持与骄傲。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