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笔记(总结<下>):假如这样做,就必定幸福

从探索知识到改善自我,从个人生活到社会组织,《大学》虽然没有提供具体的规范教条,却提供了一套严密的实践逻辑。它在第一句话就提出一个坚定的论断:“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之后的阐述与解释,也是在坚定地宣称:假定这样做,就必定有幸福。

《大学》笔记(十一):总结(上)

汉唐之后,儒家面对佛道思想的挑战,要提出自己的心性学说和修行法门,《大学》和《中庸》逐渐受到重视。比较早引用《大学》的,是唐代韩愈的《原道》,正是排斥佛老的名作。此后,《大学》的地位不断上升,直到朱熹把它排到四书之首,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论语》和《孟子》。

《大学》笔记(十):平天下在治其国

《大学》是封建时代的文字,这里讲的治国与平天下的关系自然也立足于这种时代背景。国是指封国,天下是指那时所理解的中国。当时的天下秩序,是各国并立,地位互有高低,但共尊周王。而周朝正是作为封臣从商朝夺取的政权,为了解释自己的行为,提出天命不常,归有德者的说法。

《大学》笔记(六):欲诚其意,先致其知

为了他人的看法而生活,就会造就一些伪君子,哪怕时刻监控着自己的内心深处,时刻剪除与社会道德相悖的念头,也不过是被利益所引诱,被外界的看法所胁迫而已。这样的“慎独”,不仅不会让自己更自尊自爱,反而容易让自己鄙视自己,进而导致偏执的人格,把自己所经受的痛苦转嫁他人,成为人形宗教惩戒所。

《大学》笔记(三):修身为本

生活有种种不同样貌。但我们不可能因为今天下雨,就不过日子了,也不可能因为穿的衣服破一点,住的房子小一点,就不过生活了。不论具体的生活场景如何,生活的基本问题不会改变,我们也就在不同的场景中,用我们的行动,对这些问题给出不同的回答。正是在这些回答中,我们追寻生活的意义。